当前位置:团委>> 社会实践
22岁与8岁的青春我们一起度过
来源:团委 发布人:申万营 阅读:次 发布时间:2020/6/3 11:08:23


  这是我第一次踏上四川这片土地。少时就听闻四川山水俱佳,是个极有灵气的地方。初来乍到,首先便被这里翻涌的云雾和若隐若现的远山所吸引。学校门前即是大渡河支流白沙河。夏日站在桥上不免心惊,河水汹涌澎湃,滚滚不息,奔流东去。

图为峨边彝族自治县街道旁风景。南京理工大学第二十一届研支团 供图

  不同于都市的繁华热闹,县城里的生活舒适静谧。乡间小路上,蝉鸣声嗡嗡入耳,南瓜藤挂在农家院门外的竹篱笆上,周围尽是青翠,满眼绿色。远处的山峦被笼罩在云雾中,倒是有种云深不知处的感觉。早晨七八点钟,天边泛起白雾,桥头上的早点铺在偶尔的鸣笛声中开张,开启了一天的生活。

遇见

  初为人师,难免会有些措手不及。从一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,要变成一名成熟稳重的人民教师,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。

  这些小可爱们都是七八岁的年纪,眼睛里都闪闪烁着渴望的“星星”。我装作镇定严肃的样子介绍完自己,其实一堂课下来手心里全是细密的汗。

图为南京理工大学研支团成员陈紫钰上第一堂课。南京理工大学第二十一届研支团 供图

  在不断磨合中,我熟悉了每一个小朋友的姓名、爱好以及笑容,喜欢听他们絮絮叨叨说着最近的新发现。

  上课时不认真听讲,作业不按时完成是我最头疼的两大难事。时常被孩子们气的头顶冒烟,但是看到他们闪亮亮的眼睛和不好意思的咧嘴笑,我的火冒三丈早已被抚平,就连每每下定决心要不留情面地严厉批评时,看到他们肉嘟嘟的脸颊无辜的大眼睛,心总是不由自主地软下来,拉着他们一遍遍苦口婆心地教导。

开始懂了

  峨边的寒冬比南京来的早。十一国庆刚回学校,就因受了风寒而感冒。连着吃了好几天的药,挂了好几天的水都不见好,反而越发严重,喉咙疼痛如火灼。渐渐地,全校的师生都知道我生病了,那段时间,班里的孩子出奇地安静,上课认真做笔记,都不需要我再反复唠叨。

  不到十一月就穿上了羽绒服,生怕再着凉,而我的这些小可爱们也总会在出其不意时送上温暖。清晨,天尚未亮,孩子们就背上书包走进校园。一个小男孩见我在校门口值周,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塞在我手里,说:“陈老师,要记得好好吃药。”说完便挥了挥手,跑进教室。我打开手掌一看,竟是一颗润喉糖。二十多岁的我被半大小孩的问候感动得一塌糊涂。那一刻,我明白,温暖的爱意可以让所有的寒风都不足为惧。

  之后,我和那个男孩成了忘年交。孩子经常和我分享各种各样的新奇玩意儿:有时是能立在指尖的老鹰,有时是刚赢来的卡片,有时是套在笔盖上的小怪兽。

尚好的青春

图为学生送给南京理工大学研支团成员陈紫钰的生日礼物。南京理工大学第二十一届研支团 供图

  不知学生们是怎么得知我的生日。在生日前一天临放学前,他们围着我递过来一张张图画,上面写着“阵(陈)老师,生日快乐。我们爱你!”那一张张可爱的笑脸,一句句稚嫩的话语都充满深情。

  “陈老师,我送你个礼物。”“什么呀?”我停下手上的工作,弯下腰看着刚对我说话的小五。只见她突然从背后伸出手比了个心,我瞬间绷不住平日严厉的形象,随着他们一同笑了起来。“那老师也送你个礼物。”我伸出两只手举过头顶比出一个大心。“老师,老师,我还会这样。”我们就这样在放学后的教室里继续着花式比心大赛。

  这里的孩子大多没有去过乐山市,难有机会见过外面的世界。我想带给孩子们的不仅是知识,还有对大山以外的向往。我给他们讲述南京的中山陵,西安的古城墙,还有北京的立交桥,带他们看黄山的云,南沙群岛的海,还有边疆的戈壁大漠。每一次,我都能从孩子们的眼中看到奇异的光芒。光芒弥漫着对世界的兴趣和好奇。

图为南京理工大学研支团成员陈紫钰与学生合照。南京理工大学第二十一届研支团 供图

  每天早读前清点人数,记录每一个小可爱的身体健康,目睹他们的悲欢喜乐。我见过他们因分享而成为好朋友的幸福,也见过闹掰时撕心裂肺的哭喊,我俨然成了他们的大家长。

  春去夏来,一年的支教时光所剩无几。但我对孩子们的爱永远不会随着时间而消退。亲爱的宝贝们,在22岁的这一年遇上你们是我最大的幸福与收获。

  (作者,陈紫钰,南京理工大学第二十一届研究生支教团志愿者,现于四川省乐山市峨边彝族自治县沙坪镇中心小学支教。)

 
下一条 :无
地址:郑州市新郑龙湖大学城南107国道西侧招生处 邮编:450000 招生咨询电话:(0371)56657088 56657099 就业办电话:(0371)56068693
郑州理工职业学院保留网站所有权利 未经允许不得复制、镜像 设计研发:实训与信息管理中心